24k88娱乐官方网站|首页 AG直营平台 AG平台 AG真人游戏

探访电商直播第一村,年成交200亿,“9.9元包邮也有得赚”

时间:2020-01-02 00: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03 次
难以绕过假冒伪劣难题 按照谭某的说法,头部主播因为出货量大,在选品环节拥有极大的话语权,“他们对库存量有较高要求,如果库存量低于5万-10万就不跟你合作了。食品的订单则

难以绕过假冒伪劣难题

按照谭某的说法,头部主播因为出货量大,在选品环节拥有极大的话语权,“他们对库存量有较高要求,如果库存量低于5万-10万就不跟你合作了。食品的订单则是200万单起步,也就是说,起码得有150万的库存”。

有统计显示,至2019年10月底,北下朱村已有各类经营主体4500多家,聚集了服装箱包、美妆美饰、网红食品等品类1000余个品牌,吸引了产品供应、直播培训、内容制作、网红带货等各类社交电商从业人员3万余人。每天快递出票量在100万单以上,每年的成交额在200亿元以上。

南都记者走访时,正值义乌市福田社交电商协会成立大会在北下朱村举办。义乌福田街道党工委书记郑亚明在大会上发言表示,未来将着重规划建设北下朱社交电商小镇,加强环境营造、产业培育,切实解决行业发展中的问题,“针对北下朱社交电商中发展出现的空间受限、云仓储不足、人才政策落实难等问题,街道将积极行动,开拓发展空间、联系云仓储空间、建设人才公寓等等,真真切切解决北下朱社交电商发展中的问题”。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汪陈晨

商铺配备的简易直播间

“北下朱村的供应链在业态上与批发市场类似,商品来源既有义乌本地的工厂,也有浙江其他地区乃至全国的货源。”北下朱村一家供应链负责人王龙向南都记者透露,这些供应链一头连着义乌及全国各地的厂家、品牌等供应商,另一头则连着微商、团购、电商直播等流量平台,“每天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供应商来这里找我们推荐产品,然后我们会挑选我们感兴趣、质量过关的产品来卖,然后再分销给那些微商、团购、主播等”。

南都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北下朱村的商铺中,绝大多数都是“供应链”商家,这些供应链商铺内的货架摆满商品,并且一家供应链往往并不只卖一类产品,电饭煲和围巾也能出现在同一家供应链的不同货架上。

坐落于义乌福田街道的北下朱村,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周围商业氛围浓厚。在成为“网红直播第一村”之前,它还曾被称为“微商第一村”,并曾多次举办北下朱世界微商大会等活动。“随着电商直播的兴起,除了传统的淘宝、微商,网红、主播、直播平台也开始成为义乌小商品在内地市场的主要销售渠道,而北下朱村就像是这些新兴渠道的分销枢纽。”上述商家向南都记者表示。据悉,这种新兴的经营特色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创业者、供应商、网红前来,南都记者走访期间也留意到,来自温州、宁波、海南等地的商家也在此考察。

“一个主播不可能只卖一类商品,北下朱村因其丰富的产品成为主播们的选品基地,”一位快手主播供应链公司的谭姓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北下朱村的优势就是选品好。现在有些主播很懒,不愿意到一线亲自选品,通常由我们推荐几款商品发到主播群。主播们选中商品后,我们会把产品的材质、价格、卖点等内容准备好,然后主播的运营助理再过来拿商品”。

在这样的生存业态下,北下朱村“养活”了许多中小主播。王龙告诉南都记者,北下朱村的很多主播并不是五官精致的漂亮网红,而是四五十岁的普通老百姓,“有些小主播的直播间只有一二十人,高峰期有五六十人,但是这种主播也有得赚,一天赚500-1000元,一个月能赚30000(元),这种已经是主播里很普通的收入了。有的时候一款爆品推起来,几天的收入就能赶上人家一年的收入。”

大主播成独立的分销渠道

除此之外,颇引人注意的是,每个商铺里都配备了一个带有灯光和手机支架的简易直播间,但暂时还没有主播在开工。“白天组货、晚上直播,北下朱村已逐渐成为网红们的选品基地”,一位当地的商家向南都记者透露。

王龙表示,为了足够的量,供应链商家也要追逐爆款,“一般来说,一个爆款的周期只有20天,一旦被所有人都炒起来,爆款可投资的价值就越来越低,需要迅速换款。”按照王龙的说法,爆款需要不断更新,“折叠菜板、盆栽足浴盆在抖音、快手爆火的时候,我们这里都是一车一车地往外面拉货,但现在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这样的产品需要不断更新”。

一踏进北下朱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整个村都是整齐划一的五层联排楼房,一楼全部是玻璃外墙的商铺。绝大部分商铺的招牌都采用红底白字:“工厂直销,欢迎各大网红拍段子、抖音、快手、火山,支持一件代发”、“为众多团购平台、顺丰新零售以及薇娅等大直播供货”等标语引人瞩目,“直播电商”、“抖音”、“快手”、“团购”等关键字频频在招牌上占据重要位置。

南都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北下朱村的供应链商家中绝大多数是不知名小品牌的产品。“要想在选品中被大主播看中,就直接仿香奈儿等大牌商品,不要打上人家的标就可以,你仿到八分九分像就好了,主播就会觉得你有眼光,生产出来的产品大气”。一位商家向记者这样表示。

原标题:探访电商直播第一村,年成交200亿,“9.9元包邮也有得赚”

但是南都记者在北下朱村发现,北下朱村的供应链商家和主播间的合作模式并不涉及每件商品分成。“据我了解,现在很多主播不喜欢谈分成,他们宁愿自己拿货自己卖,我们只提供货品,定价也都由主播自己决定。”王龙透露,如果是短期合作的主播,他们还可以提供快递代发服务,但有些主播做久以后,往往都会建立自己的仓库、自己发货,相当于一个小的独立商家,“主播自己发货的话,每件商品可以省几毛钱成本。如果给我们代发的话,我们每件可以赚到几毛到一块钱,因为发货还有人工和纸板的费用”。

“上游的生产厂家想在店内上架,一个货架一年收费一万元,但这笔钱并不保证最终能够获取多大的曝光,只是基础费用。”另一家供应链商铺的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供应商在这里上架能够赚取多少收益并不为人所知,但是在北下朱村摆摊卖臭豆腐的陈师傅知道,“这里的商铺租金都很贵,一年十几万,而且没有空房,一个商铺撤了三天就能换上新的”。

南都记者走访的当天晚上,恰好遇到一位快手主播正在街上直播。他在一家供应灯笼的商铺前一边介绍商品,一边与粉丝互动后,然后再走往下一个商铺。

北下朱村之所以能成为电商直播第一村,在王龙看来,除了货品丰富、更新速度快以外,义乌低廉的物流费用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里的物流是全国最便宜的。我们这里的产品可以做到9.9包邮,其中邮费两块钱,商品成本两块钱,9.9包邮都有得赚,还可以把量跑上去”。

坐落于义乌福田街道的北下朱村,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周围商业氛围浓厚。在成为“网红直播第一村”之前,它还曾被称为“微商第一村”,并曾多次举办北下朱世界微商大会等活动。“随着电商直播的兴起,除了传统的淘宝、微商,网红、主播、直播平台也开始成为义乌小商品在内地市场的主要销售渠道,而北下朱村就像是这些新兴渠道的分销枢纽。”上述商家向南都记者表示。据悉,这种新兴的经营特色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创业者、供应商、网红前来,南都记者走访期间也留意到,来自温州、宁波、海南等地的商家也在此考察。

出品:零售实验室课题组

统筹:甄芹 田爱丽

晚上八点多,北下朱村的街道依然十分热闹,很多商铺门口都堆积着包装好的快递,打包纸箱、撕胶带的声音此起彼伏,横冲直撞的三轮车和寸步难行的豪华汽车在街上交错而行。仍在营业的商铺内,货架上摆满了各式商品,“北下朱村的地下,也全是仓库。”商铺商家向记者表示。

曾有和李佳琦合作过的商家告诉南都记者,商家付给李佳琦的费用分为基础的服务费和佣金,佣金一般在45天后结算,占据带货额的20%左右,而李佳琦带货时顾客可以直接从李佳琦的直播间去相应的旗舰店下单。

相较于淘宝,南都记者在北下朱村采访到的供应链商家和主播都显然更关注快手和抖音,其中快手更是主要平台,“现在的厂家都觉得快手能带货,快手直播也能带动氛围,很多人起初只是来看直播,并不是来买东西的,但之后就被带动着下单了”。在快手拥有66万粉丝的“浙江小牛哥”告诉南都记者。

“一个爆款的周期只有20天”

浙江小牛哥在快手带货的产品以皮草大衣为主,还有乳胶枕、真丝旗袍等商品。据他透露,7、8、9三个月的流水在400万元左右。而浙江小牛哥的仓库就在北下朱村,南都记者造访时,他的仓库门口堆满了打包好的代发货产品。

编辑:田爱丽,甄芹

展开全文

不过,对于这种生态模式,也有电商领域人士提出质疑,并没有改变批发环节的分销实质,无论是电商、微商以及现在的直播分销都只是分销方式的变化。网红、直播的分销渠道虽然替代了部分线下店、淘宝店,但依然是一种小散乱的模式,同样容易出现假冒伪劣商品等问题。

从微商第一村到电商直播第一村

“同样的产品,北下朱村这里是卖10块钱,其他销售渠道要15块钱,剔除2块钱的成本,如果能把量跑起来,利润仍然在。”王龙告诉南都记者,北下朱村供应链商家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低、性价比高,“有些网红会喜欢来北下朱村现场直播、拍段子,营造那种在工厂直接一手拿货、没有赚中间差价的氛围”, 这也是越来越多人选择在直播间买东西的原因。据悉,目前,北下朱村已经有快手头部主播安若溪等人的公司入驻,还有浪莎等品牌也在此建立了供应链基地。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